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28)【作者:QM1255】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28)【作者:QM1255】
字数:69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八)简单方案

  从刘克家出来,太阳的火气已经消了许多,但总有种不可名状的闷热感。
  刚刚在刘克家中的疯狂,我还是有些无法缓过神来,更有一种莫名的悔意。
  不过,更让我无法平静的是那个名字。

  对。

  就是杨译婷。

  我自己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仅仅出现在我生命中一次的女孩子就能如此地抓住我的灵魂。

  不过扪心自问,和秦语比起来,我对她的感情真的离所谓爱情还差得很远。
  可是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神奇力量呢?我坐在回家的公车上,天色渐晚。
  我试图将大脑放空,但那个渐渐模糊的脸庞和自己总能闻到的淫靡气味一直逼着我跳戏。

  有那么一瞬间,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家中的秦语了。

  或许,是我自己想的太複杂了呢?我闭上眼睛,只希望公车快点到达目的地,又希望跳过面对秦语这个必须经过的流程。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变成了这副模样。

  可生活就是这样,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

  公车到了站,我下了车,摸出钥匙,站在家门前,良久,低着头开了门。
  进了家,发现父母已经下班回了家,妈妈正在厨房里忙活着。

  而秦语的爸妈也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爸爸正和他们侃着大山。

  秦语则坐在餐桌旁,翻看着杂志。

  她最先发现了我,只是简单地抬起头,对我微笑了一下,我也便会意了。
  「你说你,跑哪去了,把人家姑娘扔在家里,以后你肯定不着家啊这是。」
  倒是爸爸见我回来了,先开了腔。

  我知道这是爸爸的玩笑话,两位伯父伯母也哂笑着,但我也得解释一下。
  不过秦语似乎比我更急於解释这些,她放下杂志,说道:「叔叔,别怪他,他天天闷着也挺累的,是我让他出去放松放松的。」

  「你看看人家,你还好意思出去玩,以前我都白教育你了。」

  爸爸还是开着很严肃的玩笑,这已经成为了两家人的常态了。

  「老钱,来帮帮忙!」

  妈妈有些看不下去了,故意招呼着。

  我被晾在一旁,尴尬得有些不知所措。

  倒是秦语,拿书盖住了半张脸,偷笑着。

  我故意瞪了她一下,她翻了个白眼,笑得更欢了。

  一道道丰盛的菜品从厨房中被端出,两家人也凑在了一起。

  「孩子们也早就放假了,今天咱们两家人就小聚一下!来来来,大家举杯!」爸爸热情地说道。

  「老钱见外了,日后总归是一家人的嘛!」秦叔叔倒是不客气。

  「对对对!」老爸点着头。

  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向秦语的方向,暖色灯光下,她面带红光,脸上还带着久违的、有些羞涩的笑容。

  几乎就在我看向她的同时,她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头微微地转了一下,看到了我炽热的眼神,却又突然害羞地收了回去。

  我没有再看她,只是微微一笑。

  她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但我的心中却始终有一块淡淡的阴霾。

  一顿饭很短,也很长。

  我和秦语似乎心有默契,之前虽然有尴尬时分,在父母面前还是恩爱有加。
  我不知这是好的兆头,还是裂痕的起点。

  一匙一箸之间,一顿饭就过去了。

  父母依旧坐着,聊着天,爸爸们喝着还未喝完的酒,妈妈们则聊起了家常。
  我和秦语也没有插话的机会。

  我有些倦了,开始游离于他们的世界之外。

  秦语看出了我的尴尬,她拉了拉我的衣角,跟我使了个眼色。

  我自然明白这意义何在,秦语很自然地站了起来,和她爸爸耳语了几句,又和我爸爸说了句什么,然后走到我身边,嘴向我的房间的方向努了努。

  我欠了欠身,在父母的目光下,走进了房间,打开了灯。

  秦语跟着我,走了进来,关上了门。

  秦语从我身边走过,坐在了我的床沿。

  我低着头,坐在了她的身边。

  房间的灯光有些昏暗,但近距离观察着秦语的脸庞,还是有些心疼。

  虽然脸上还带着一些红光,但脸色难掩憔悴。

  「语姐……你……」

  到嘴边的话,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秦语似乎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摇了摇头。

  不过,秦语明显不想被我带入话题,她没有继续和我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别管我啦,把你叫进来干嘛你知道吗?」

  秦语说话的样子还是那样,霸气而不乏那么一丝可爱俏皮。

  我茫然地摇摇头。

  「看把你吓得,没什么事啦,就是让爸爸妈妈说说话嘛,我们就别掺和啦!」
  无邪的笑容出现在她的脸上。

  我尴尬地笑着。

  「放松放松,我又不会吃了你。」秦语似乎看出了我的拘谨。

  我装装样子,调整了一下呼吸。

  「话说这半个月是不是把你吓着了?」秦语突然的问题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那完了,看来是真吓着了。」

  「不是不是,」我突然回过神来。「怎么个吓法?」

  「你傻呀,在宾馆的时候。」

  「啊?」

  「你不会真以为我当时生气了吧?」

  「不是,语姐,」我还是一头雾水。「什么宾馆?怎么生气啊?」

  「就是……就是……我暴露给服务生看的时候嘛。」

  秦语此话一出,让我更加无所适从了。

  「你跟我开玩笑,就不允许我给你开玩笑啦?」秦语笑道。

  虽然秦语说起来轻巧,但我还是有些状况外。

  「呃……那……这半个月……和你之前说的话……?」

  秦语没有立刻回答我,只是慵懒地倒在床上。

  「也没有你想的那么複杂啦,」秦语慢悠悠地说。

  「这半个月我就是想好好补补课,至於我说的话,我猜你说的是出国的事情吧,我确实有这个打算啦,但现在可能太早了,只是简单准备着吧,其实也还在考虑之中啦。」

  我听了秦语的话,内心反倒没有太大的波动,也慢慢地躺了下来,看着她。
  「那……也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累嘛。」

  秦语倒是继续看着天花板,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想啊亲爱的,无论是出国,还是考研什么的,都得认真读书是吧。就好比你喜欢打游戏和踢球一样,如果没有一些自制力,哪能成事呢?」

  虽然对秦语心智上的成熟已经有了深刻了解,但秦语的话还是引发了我内心的震动。

  而这次震动并不仅仅和秦语有关。

  秦语这一席话也点醒了过去一年有些浑浑噩噩的我。

  一语点醒梦中人,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突然意识到,这或许就是解决我和秦语目前感情尴尬状态的最简单的答案吧。

  但真的做到必然不会简单。

  我也学着秦语,看向天花板。

  空气安静了很久。

  不经意间,秦语慢慢地转过头来,一句几乎听不太清的耳语打破了沉寂。
  「好啦,我也不对,应该告诉你的。」

  我没说话,只是预感秦语还有话要说。

  「打会游戏怎么样,好长时间没一起玩了吧。」

  我笑了笑,没说话,径直走过去,打开了电脑。

  秦语出国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也没怎么打游戏,两人上次这样的玩乐也是很久以前了。

  我点开游戏,让出半边键盘。

  秦语没有下床,直接从床的那边翻了个身,转了过来。

  「语姐,等我一下,少个凳子,我出去给你拿一个来。」

  我还没起身,秦语就把我按在了板凳上。

  「不用不用,坐你腿上没意见吧。」

  说着,没等我回答,她那富有弹性的臀部就落在了我的右腿上。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个坐在我怀里的女人了。

  我则习惯性地搂了一下她的腰,既是暧昧,也是试探。

  秦语侧过来,像以前一样将嘴唇印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心里的大石头随着这一个亲吻落了地,而我也轻轻地吻在了她的脸颊上。
  游戏开始了,进行着,秦语的技术已经不比我差多少了,我和她互有胜负。
  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数码跳动着,玩了大概半个小时,秦语有些倦了。

  「亲爱的,休息一会吧,嗯?」秦语问道。

  我笑了笑,表示同意,右手环过秦语的腰,用鼠标关闭了游戏界面。

  不过,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趁着用鼠标的空档,轻轻地挑弄了一下秦语睡裙下的丰乳。

  秦语因为我的调情身体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但父母都在门外,她也知道自己吃了一个哑巴亏,於是开始用言语征讨我。

  「讨厌,又不老实了是不是!」

  我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左手突然出击,狠狠地揉搓了一下她左边的乳房。
  秦语也不客气,屁股一挪,坐在了我的裆部上方。

  「咚咚咚——」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阵敲门声传来。

  还不待我把秦语放下来,她就说道:「什么事呀?」

  「小语啊,不早了。」

  是秦叔叔的声音。

  秦语转过头,沖我眨了眨眼,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从我的身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向门口,我急忙跟了上去。

  秦语灵巧地闪出门外,「咔哒」一声把我关在了门里,我拉了拉门,不过没能推开,似乎是她的背正顶在门板上。

  於是,我只得靠在门旁的墙上。

  不过虽然秦语不让我出去,但门外的对话声却能清晰地传进来。

  「亲爱的老爸呀,今天晚上,那个,我就在钱明家呗。」

  「嗨呀,又不是叫你回去,你这么急干啥。我就是问问你和小钱还出不出去了,太晚了,不安全啊。」

  「哎呀老爸,你放心吧,我们知道啦!」

  「晚上早点睡!」

  「老爸也是哦,晚安!」

  「嗯,那我回去了。」

  没过一会,秦语又打开了门,进了房间。

  看到在墙角傻傻站着的我,她突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哎呀,你这样好傻呀,都嫌弃你。」

  秦语笑着道,伸出手用力摸了摸我的头,搓乱了我的头发。

  秦语今晚像是突然破除了什么束缚,那个自由自在的精灵秦语似乎又回来了。
  她迈了个大步,仰面朝天,笑着倒在了床上。

  「语姐,出去散步呗。」我故意这么问道。

  「过来!」秦语命令道。

  我也躺在了她的身边。

  秦语歎了口气,说道:「散什么步呀,男朋友都快跑了。」

  我突然警觉地坐起来,一脸疑惑地看着秦语。

  「下午你是不是去梓娜那里了呀?」

  我刚想开口,秦语却不给我这个机会。

  「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喽!」

  「语姐,我,这个……」

  「停停停,我不听!」

  说着,秦语转了个身背对着我。

  我有些无奈,慢慢地躺了下去。

  「哎呀,傻孩子!」秦语突然一下转了过来,用力地搓着我的头发。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不爱你了吧。」

  「没有啊,怎么会呢?」

  「我说你有你就有。」

  「语姐,真的,我,是我的错。」

  「钱明,你真的是我的笨蛋啊,我不是说过么,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呀。」
  此刻,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选择出国也是为我们以后好嘛,你要相信我呀!」

  我侧过身来,秦语眼眶有些红。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呀!」

  秦语一下扎进了我的怀里,我感觉到了怀中人轻轻抽泣的颤抖。

  突然间情感的爆发让我不知所措,我侷促地伸出手,抱住她,轻拍着她的背。
  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也不知道我该说什么,房间内只有低声抽泣声。
  这应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秦语这样哭泣。

  那一刻,我竟有些放空,只希望以后不会再见到秦语的眼泪,但似乎并不可能。

  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组织拼凑着语言。

  「语姐……这半个月……呃……这半年……我知道……你压力挺大的……想哭就好好哭吧……有我在……有什么想说的说出来就好了……」

  秦语没有说话,我只是感觉怀中的压力再次增加,抽泣的频率和幅度也是只增不减。

  我慢慢感觉到胸口的潮湿感。

  我慢慢挪动着自己的身体,让秦语半靠在抱枕上。

  另一边,我则慢慢松开秦语,想去给她拿一条热毛巾。

  哪知道,我刚刚坐起来,就感受到手臂受到了强烈的拉拽。

  「钱明,别走。」我突然有些害怕。

  「嗨,我给你拿纸巾啊,」

  我将桌上的纸巾放到床上,权且当是缓解尴尬的气氛。

  秦语没动。

  我坐回床上,靠在秦语身边,秦语把头放在了我的胸口上。

  她的眼睛有些红。

  我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渐渐的,抽泣在平息。

  我还是摸着她的短发,先开了口。

  「语姐,想听我的心里话吗?」

  「嗯……」

  秦语小声地应着,声音有些柔弱,但这是她想听的。

  「我从一开始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很害怕。」我停顿了一下,秦语没说话。

  「很怕咱们两个会……会分开……」

  秦语仰起头,那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的让我有些心疼。

  「你知道,为什么高中的时候我天天揪着你,和老师汇报说你出去上网么?」
  那是我和秦语交往过程中最不想提及的事情,我知道那一次我欠她的我永远还不了。

  我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因为我害怕,我害怕失去那个曾经让我拥有动力的钱明。」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记得中午我说的那些吗?其实吧,这么多天下来,真的有点累了。但每次看到你在那里,在陪着我,还是会开心,还是会有动力。」

  秦语的身体往上挪了挪,很自然地将嘴唇贴在了我的脸颊上,久久没有离开。
  我突然也很想哭,但侧脸的温度让我的眼泪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语姐,」我的大脑这个时候有些空白。

  「我想吻你。」

  秦语听到我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后先是有些懵,但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呀哈哈哈——」

  秦语破涕为笑。

  「傻。」秦语小声嗫嚅。

  权且当是得到了她的默许,我正准备发动攻势,却被秦语拒之门外。

  「停停停,」秦语一把把我推开。

  「我说钱同学刚才都这么正式了,那是不是咱们俩都得正式点啊?」

  「那你说怎么个正式法?」

  秦语一脸坏笑道:「你下午跑出去那么远,一身汗臭,先去洗个澡不难吧。
  而且,你说好给我毛巾擦脸的哈。「

  此时听着秦语的话,我无比放松。

  秦语「咯咯」地笑着,她笑得也很幸福。

  在秦语的催促下,我拿好了换洗衣服,先去帮秦语拿来了热毛巾,然后进了浴室。

  我没有洗冷水澡的习惯,热水的沖洗倒是十分解乏。

  此时的我也对自己刚才的唐突和尴尬感到有些好笑,我一边洗,一边想着如何打圆场,却没想出个所以然。

  不到十分钟,我就洗好了澡,换上一件宽松T恤和一条也很宽大的沙滩短裤。
  回到房间,秦语正无聊地翻着我的书。

  而她也趁这段时间换下了刚才的睡裙,换上了一件我的蓝色T恤衫。

  房间的灯光是暖色的,秦语翘着腿,坐在书桌前,她的白皙长腿此刻更添些许温润。

  秦语见我洗好了澡,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身前。

  我张开双手,她很自然地钻进了我的臂弯。

  她抬着头,笑着看着我。

  「以后不许犯傻了,咱们现在这样,多好啊。」

  我点点头。

  「我们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了,想法、计划都可以再商量的嘛,自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但对於我们自己来说,我们更要努力,不能让自己后悔啊!」
  我将额头轻轻贴在她的额头上。

  「混日子谁都会。但是,答应我,不管是学业还是爱情,咱们都要做最好的,可以吗?」

  我长出了一口气,「嗯」了一声。

  「我们,最后一定会在一起的。」

  我喃喃细语道。

  「说什么呢,」秦语笑了。「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啊。」

  「对,对……」

  从下午到今晚,发生的这些所有事情,让我一时半会有些接受不了,秦语的这些话也引发了我内心的巨大震动。

  我试图给自己一个缓冲思考的时间,但秦语的嘴唇在这个时候突然入侵,剥夺了我思考的余地。

  突然,我似乎是被她的红唇附了魔。

  藤蔓在体内滋长,最终,或许是太久没有和她如此亲密接触了,一种征服欲在我心中疯狂膨胀着。

  秦语此时已经在我的嘴中翻起波澜,我也不能轻易落了下风。

  急於反击的我试图将舌头伸入她的嘴中,但欲速则不达,秦语的舌头总是灵活地游走着,仿佛是一场精彩的阻击战。

  秦语的红唇依旧在挑逗着我的战意,皓齿也不时轻咬着我的嘴唇。

  我虽是身处劣势但已经深陷其中,不能也不愿脱身。

  我乾脆放弃了抵抗,任由秦语侵略着我的嘴。

  而我也努力跟着她的节奏,轻吮着她的嘴唇。

  此时此刻,秦语似乎并不愿将她的主动权拱手让人。

  她搂住我的腰,推着我,把我按在墙上。

  秦语感受到了整个过程中我的顺从和享受,她也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和侵袭。
  我也是渐渐进入了她的节奏和状态,用不停地吸吮和轻咬回应着她的热情。
  我知道,这或许是秦语对这半个月、甚至半年来的压力的宣泄。

  我想,我能做的就是配合她,满足她。

  秦语温热的鼻息一次次拍在我的脸上,我的脸早已开始发烫。

  秦语想必也感受到了我厚重的呼吸,她用她的腰部努力地顶着我,把我死死地钉在了墙上。

  舌尖的缠斗,津液的交流,留下了唇上的红印。

  这场战斗没有输家,只要参与其中都会被她死死缠住,你只能享受她的乐趣。
  慢慢地,秦语的节奏慢了下来,我也配合着她,用更轻柔的方式吮着她。
  五分钟后,秦语慢慢离开了刚刚肆虐过的嘴唇。

  她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面色粉红,额头上也有一层薄薄的汗水。

  我和她相视一笑,她似乎有些羞涩了,并没有让我们的眼神相对太久,就紧紧地抱住了我。

  这一次的拥抱,秦语并没有逗留很久。

  我靠在墙上,看着眼前的秦语,会心地笑了。

  「别看了,钱老师,」秦语拖着夸张的长音。

  「我要是再不喜欢你,钱老师就没人要喽!」

  我听了秦语的玩笑话,也不禁笑了出来。

  这是发自内心的笑。

  此刻的秦语看起来轻松了许多,她往后退了几步,跳了起来,仰面趟在了床上。

  今晚,似乎没有更多的情色剧情,但我和秦语都十分的满足。

  我关上了灯,躺在了秦语身边。

  秦语倒也是蛮不讲理,她胳膊一勾,侧着抱住了我,一条腿也是横在了我的肚子上。

  对於这样的待遇,我自然不会反对,和秦语白皙美腿肌肤相触本来就很享受。
  突然,黑暗中,秦语的轻语在我耳边响起。

  「过两天得去上学了哦,这两天姐姐带你玩好不好啊。」

  我没回答,头侧过来,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黑夜中,无言,但我想,这就是两心相悦吧。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