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性奴俱乐部】(02)作者:鬼畜大王
【性奴俱乐部】(02)作者:鬼畜大王
 字数:5781


  和婉真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高一新生报到日。事实上,我和她还是初中同学, 但我却从未听说过她的名字,反而是婉真率先认出我来,由此成为我的同桌。
   婉真是个安静的文学少女,平日的爱好只有读书,出身也是标准的书香门第。
   我去过她的家,准岳父阁下的书房里书柜铺满一面墙,婉真就是在这种环境 下成长的。

   也正是因为这种生活环境,她和大多数犹太人一样信奉婚后性行为,所以我 们虽然从高二起开始恋爱,却未像其他情侣那般火热,就连接吻都是三个月前才 终于突破的。

   现在,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她却不得不堕入地下世界,沦为等候调教并被 售卖的性奴隶。我可以理解这是种什么存在,但难以想象婉真会如何面对它,哪 怕我们再如何已经接受了这种命运,过程本身也必然会造成巨大的煎熬。

   抱着对爱人忐忑不安的关心,我新生活中最初的一个星期就此开始。

   在来到这个基地的第二日清晨六点,我被铃声吵醒,屋门打开推板送入早餐, 很丰盛的牛奶面包鸡蛋培根,充分的蛋白质补充当然是必须的。二十分钟后有人 自动回收餐盘,再过了一个小时后,屋门被打开,阮教官走了进来。

   她穿着白大褂,那双丝袜美腿踏着高跟鞋,染色的短发和尖下巴的美艳狐狸 脸。她的手中拿着一个医药箱,打开后,我首先看到的就是一根装着绿色液体的 针管。

   「教官,这是什么?」

   阮教官让我在床边做好,蹲下身来,用温热的湿巾擦拭着我的肉棒和阴囊。
   再加上手掌手指的刺激,我的肉棒很快从疲软走向勃起。

   阮教官微笑看着肉棒变得硬挺:「这是用来增强性欲用的药物,我们培训的 奴隶不仅需要出色的技巧和耐力,而且必须是绝对的种马。也就是说,精液量的 充沛性。」

   擦拭完毕后,她细心地把阴囊涂满剃须膏,并动作温柔地将阴毛全部刮去。
   我害羞得不敢说什么,当阴毛被全部剃光后,她开始轻柔抚摸着我的阴囊和 完全勃起的肉棒。

   阮教官的技巧出色极了,在那细心的抚摸和绝妙的触感刺激下,我不时发出 呻吟,肉棒愈发坚挺,滚滚热血涌向下体。尤其当她的手指轻轻扫过龟头附近时, 那种触电的感觉更想让我疯狂射精。

   不过她没有这个打算,待我的肉棒被玩得不停弹跳,马上就要射出精液时, 她停止了抚弄。即将到来的高潮被硬生生冷却下来,我无力呻吟着,请求阮教官 让我射上一次,她却笑着摇头。

   「孩子,要乖哦。」

   她让我规矩地躺上床,然后从床下取出皮带将我四肢困住,动弹不得。随后, 冰凉的针管刺入阴囊内,绿色的液体被注入,那是一种冰凉的液体,但刚一进入 体内,就立刻化作无数条火龙,疯狂地涌向我的整个生殖器!

   我呻吟起来,肉棒高度膨胀着勃起着挺立着,仅仅十秒不到的功夫,红润的 龟头便涨得发紫。强烈的性欲简直想让我立刻射出精液,但双手被皮带绑在床上, 四肢完全动弹不得,我没有任何手段用于自慰。紧盯着它像个公鸡般翘起脑袋却 无可奈何,简直要疯了。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阮教官已拎着医药箱离开了。我看得分明,箱子里装了 至少一打的针管,她肯定是给其他人注射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没有任何人帮我释放性欲,精液显然在不停分泌,因 为我清楚地感觉到阴囊变得沉甸甸的。更有甚者,我甚至感觉肉棒的勃起长度也 发生了变化,似乎海绵体得到了增生,又似乎没有,我也不清楚,因为我根本没 有精力在乎这个。

   逐渐地,我的时间观念甚至都遭到扭曲。高度勃起的肉棒像一根冲天柱般高 耸入云,无比的粗硬,通体呈紫黑色,更有道道青筋盘绕在肉棒上,显得无比狰 狞。在封闭的房间里,我不停低声呻吟着,无数精虫疯狂涌向大脑,我甚至忍不 住挣扎扭动身体,但任何行为都无济于事。

   这根本就是噩梦,肉棒和阴囊的重量在缓缓增加,在狂乱的思绪中,我甚至 觉得阴囊要陷入床垫里面,肉棒也应该受不了重力的影响轰然倒塌。但这只是错 觉,但肉棒似乎真的变得更大、更粗、更长、更硬了,而阴囊的色泽也似乎更深 了。

   直到前列腺液开始自动溢出时,那股舒爽的快感让我几乎昏厥。那液体缓缓 溢出着,从马眼流向阴囊,很快就让比铁还硬、比钢还强的紫黑肉棒油光闪闪。
   我双手紧握床单,幻想着阮教官正骑在我的身上,浪叫着挺动腰身美臀;我 幻想着婉真正骑在我的身上,修长雪白的美腿分开着,而我则攥着那尚未露出真 容的纤细美足,看着她E罩杯的大奶子在眼前晃来荡去。

   但这只是幻想,没有人在帮我舒缓性欲。肉棒还在膨胀着,精液还在分泌着, 前列腺液缓慢持续地溢出着,我的肉棒就像埃菲尔铁塔,就像烧红的烙铁浸入热 油。我的时间观念已经被扭曲了,每一分钟都像一个小时般漫长,每个小时都像 一秒钟般飞逝,当这股持续的煎熬终于突然开始消退时,我甚至没在一开始反应 过来。

   我躺在床上粗重喘息着,同时看向肉棒,虽然那份肿胀感已经消失了,但肉 棒依然高度勃起挺立着,我也依然能感受到澎湃的性欲。

   开门声响起,高跟鞋踏入,阮教官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感觉怎么样,Y- 25?」

   她坐到我身边,伸手抚摸着肉棒。不知为什么,这次肉棒受到的刺激远不如 先前,但仍能感到阵阵舒爽。

   「教官,这种事要持续多久啊?刚才真是折磨死我了……」

   「如果你把它当成折磨,那今后要受的苦可就太多了。」

   阮教官未再抚弄我的肉棒,大概是因为它现在根本不需要。我躺在床上动弹 不得,她坐在床边,一缕缕迷醉的香气扑鼻而来,细腻的手掌自然地放上我的大 腿。

   「不过,这真的实在培育你的性欲,作为一个男人,你肯定希望自己能夜夜 笙歌吧?」

   我点头,当她的手掌摸上我的阴囊时,我说道:「教官……婉真现在怎么样 了?就是我女友……」

   她躺到这张双人床上,柔软的身子靠上了我,左手抚摸着我的脑袋,右手抚 摸着阴囊,那一双丝袜美腿搭上了我的大腿。绵软光滑的触感,香美扑鼻的胴体, 娴熟的手淫技巧,我不禁露出沉迷的表情。

   她低头看着我,嘴角似笑非笑:「你放心,作为女性的性奴隶,她绝对会得 到最隆重的对待……」

   这让我怎么放心啊……

  对于婉真的境遇,对于我将会遇到的情况,不论我如何询问,阮教官始终不 肯透露一星半点。在挑逗了我一阵子后,她也没有帮我泄欲的念头,重新戴上贞 操带,随后就快步离开了宿舍。

   然后当下午一点到来时,她再度现身,再度给我注射了那种液体,当又一次 的折磨于下午四点左右结束时,她再度现身,再度挑逗,但仍未帮我泄欲。
   我可以肯定,这绝不是大多数男性性奴隶应有的待遇,至少房间电脑里的 「Y- 25」账户始终不可用,我唯一的消遣就是用来宾账户玩那该死的扫雷。 三餐定时送入,屋里也有个简易健身器,但我始终没有外出的机会,而每日都要 忍受约八个小时的强烈性欲煎熬。

   这种目的是可以理解的,我本质上也确实很期待,虽然始终无法射精,但我 无疑在向种马之路迈进。随着注射次数增多,我勃起后的长度、粗细、硬度都在 明显增强,必然是紫黑色的大肉棍雄赳赳气昂昂地瞧着脑袋,经过阮教官最新一 次测量,长度已然达到21。5cm的程度,直径更是无比可怖。

   如此的流程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在这段时间里,我的大脑几乎24小时被 性欲控制着,哪怕没有注射药物也是如此。我的脑海里不断闪过阮教官美艳的容 貌和身材,更不停为婉真当下的经历而心跳加速。每过一分一秒,都是婉真已成 为性奴隶的一分一秒,我完全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阮教官始终未曾透露。
   直到一个星期后的第八天清晨,阮教官没有拎着医药箱走入宿舍,只是简单 地给内裤拴上链子,并由一名女性保安将我的手铐到后面。

   「教官,我们要做什么?」

   阮教官仍旧什么也没说,只是神秘地笑了笑,随即拽着我走出宿舍。空旷的 走廊里没有其他人,奴隶们要么在被调教,要么在宿舍里休息并等待后续调教, 走廊里是不会有人的。我跟着阮教官走着,没有经过来时的入口,而是走向宿舍 区深处的另一片边界,在那个边界外又有门卫和新的电梯。

   坐着电梯,我们直接来到一层,来到户外。向远处望去,这一片地都是属于 基地的,到处都是独立成栋的小楼,如果是我和婉真被送来的入口是前院正门, 那这里就是后院的广袤区域。

   我和阮教官坐入一辆面包车,车子在这别墅小区般的环境里驶出一段距离后, 在一栋方方正正的三层小楼前停下。毕竟只是基地内建筑,无所谓什么风格,它 只是个单纯的方形建筑,有着阳台,面积倒是真不小。

   一路上的行程,我的肉棒一直都是软的,像个大长虫般挂在胯下。

   我被她拽着走入小楼,门口的一名女性门卫为我解下手铐,我们从空旷无人 的大厅角落找到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下了楼后没走多远,阮教官拉开一扇推拉门。
   房间很宽敞,是日本和室的榻榻米布局,许多个近乎全裸的男子非常规矩地 盘腿坐着,当我和阮教官进屋时,他们一起向我们望来。

   阮教官上身穿着白大褂,下身仍旧是丝袜美腿,当然,走入和室时已脱下了 高跟,一双可见脚趾的丝袜足踏在榻榻米上。

   他拍怕我肩膀,让我像其他人一样盘腿坐下。我坐下的同时看向大家,算我 在内共十个人,每个男子都长得颇为俊俏,身上基本都有肌肉,其中两人更是标 准的健美冠军水准。他们无疑都是性奴,每人都穿着丁字皮内裤露着阴囊肉棒, 有几人还处于勃起状态。

   没有人害羞,也没人对我的到来过于好奇,他们肯定都是「老性奴」了,我 是这么想的。

   阮教官神态自若地站在这和室内,站在我们十名全裸男子的面前:「大家好, 现在人已经到齐了,让我说明一下情况。」

   我注意到,有好几个人都在用色眯眯的眼光看着阮教官的美腿,但没人乱动、 乱说话。

   「你们当中,三个人是经验丰富的老人了,作为基地所属的助手工作三年了。 三个人是培训完毕的性奴,只是暂时没有买家。三个人是新人,不禁刚来还是处 男。」

   我注意到,好几人都在默默打量着周围人,也就是说,我和大家的心态基本 是一致的,谁也不是特殊的。

   随即,便听阮教官道:「其中,比较特殊的是Y- 25,Y25,向大家示 意一下。」

   我朝大家简单举手,除去三个应该就是新人的男子外,其他人都没什么意外 的表情。

   阮教官说道:「今日找大家来,是因为有一个客户已经看好了我们的一件商 品,一个女性奴隶。所以,对方决定插手这个女性奴的调教过程,根据对方提出 的要求,我们准备了你们十个人作为调教助手。」

   我的肉棒有些勃起,有好几人都有这种状态,穿着长筒丝袜的阮教官就在眼 前,又说出这种话题,我们都感到了兴奋。

   见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瞧着自己,阮教官轻声一笑,拍了拍和室另一扇拉门: 「武田教官,请E- 33登场吧。」

   我立刻向那扇拉门望去,与此同时,拉门也被打开了。

   顿时,我狠狠地倒抽一口凉气。

   站外门外的……正是婉真!

   她俏生生地站在木地板上。

   那是一双雪白无暇的玉足,脚掌略微纤细,线条优美,惹人怜爱。

   那是一双修长纤细的美腿,大小腿弧线姣好过度自然,长度更是无比惊人, 绝对能轻易缠住一个男子的腰。

   向上是一条银白色的吊带丝绸连衣裙,布料柔软,不透光但贴身,勾勒出丰 满的翘臀、纤细的腰肢,和最关键的,丰满的胸部。

   连衣裙是吊带的,从我这个角度,好几个人都能看到。婉真并没有戴胸罩, 更有甚者,我们都能看到小半个乳房的侧面。而且,那丰满的胸部将连衣裙撑得 鼓起,加之没有胸罩,任谁都能看出她乳房的轮廓。

   这样一来,就算这连衣裙的领口只是简单的小圆领,但那股保守的诱惑更叫 人难耐兽欲。

   而此时,我要考虑的远不止这些。

   那张美丽的瓜子脸上写满了惊愕的表情,婉真吃惊地看着屋内赤裸的男子们, 目光更是径直瞪住最前方的我。她未施粉黛的俏脸瞬间变得一片苍白,惊愕、慌 恐、茫然、羞涩,一连串表情的变化被我们每个人都看在眼里。

   而在她身后,则站着一名文质彬彬的男子。对方有着明显的日本人特征,年 纪在三十五岁上下,身高尚不及我,但明显颇为英俊。他穿着黑色的柔道服,手 中拽着个链子,链子连接着婉真脖颈上的红色项圈。

   我能清楚听到周围同胞嘶嘶的喘气声,当婉真被拽着走入和室,美丽的玉足 踏上榻榻米时,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燃烧了起来。

   「给大家介绍一下。」

   阮教官走到我身边,手掌按着我的肩膀,为在座男子们说道:「这位是武田 教官,负责这位E- 33的调教,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们便作为他的助手协调 参与。」

   九道火辣辣的目光直视向婉真,每一道都有着将她焚烧殆尽的威力,虽然没 有出声,但每一个男子都无言地表示了自己的兴趣。至于婉真,她站在和室门口, 迎面面对我们所有人的目光,眼睛始终不离我,一直盯着我,那张惨白的脸很快 便染上血色,随即动作缓慢地偏开了脑袋。

   进而,便听阮教官道:「而之前我说的这位特殊的Y- 25……」

   她的手掌抚摸着我的后背:「则是E- 33的男朋友。」

   话音落下。

   我的心脏怦怦乱跳着。

   直到这时,在座的九名同胞才一起望向我。其中,年纪较大的三位只是淡然 微笑,三名年纪较轻的一脸幸灾乐祸,而作为新人的、最年幼的三位则一脸震惊。
   婉真站在原地,低低地垂着脑袋,丝毫不敢看在场的任何一人。武田从角落 里拿来一个能立于榻榻米上的圆凳,对她道:「坐。」

   婉真听话地坐到凳子上,银白的丝绸裙摆没过美臀,一双修长美腿和纤纤玉 足裸露在外。我们每个人都在盯着她,盯着她的脚,盯着她的腿,盯着她裙摆下 的美臀和撑起布料的胸部,盯着她低低垂头披散长发的红嫩脸蛋。在这种气氛下, 我们每个人的肉棒接二连三地挺立了起来,一时间,十根无比粗壮的肉棒一起指 向她。

   婉真低着头,紧紧夹着双腿,双手按着裸露在外的、白嫩的大腿,身子轻轻 颤抖。

   「我来说明一下情况。」

   武田的声音很儒雅,笑容也很善良,这和他正做的事情形成明显反差:「E- 33在一个星期前来到基地,目前为止,调教进度是绝对的百分之零,是的, 她还是处女,没有任何人碰过她的身体……包括她的男友,Y- 25。」
   即便是那三个幸灾乐祸的男子也没精力嘲笑我,每个人都只在用贪婪的目光 看着婉真。而当我听了这番话后,是的,很是罪恶的,我的肉棒已经基本处于完 全勃起状态了,和周围其他人基本一致。虽然我们谁也没有碰自己的下体,但十 根长枪正一起向婉真致敬。

   至于婉真,她低着头的动作就没有变过。我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她隐约可见 的红嫩脸蛋,当然,还有那丝绸裙下曼妙的胴体、修长白皙的美腿和精致的玉足。
   而这也是我们十个人都能看到的,我们每个人都在欣赏着婉真的身体,脑袋 都在幻想着丝绸裙下的景象,都在意淫着与她做爱的画面。

   「来吧,E- 33,」

   拽了下链子,牵动着婉真脖子上的项圈,武田说道:「为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吧。」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